和伊伊一首幸福生活(二)

更新时间:2024-05-22 19:12:27

这个周末决定送赵伊伊去九江的家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经过从活蹦乱跳,到晕呼呼地吐了老妈一裙子,俺们的赵伊伊终于安全抵达九江。周六照常伊伊五点钟醒开始撞动笼门,我让妈带它去卫生间拉尿。伊伊不老实,想了半天最后看到无法出卫生间,才把憋着的尿给拉了。然后开始在客厅、饭厅各处游玩,并在老爸卧室通阳台的地方大了便。我拿出从前教导伊伊大小便的方法,训练伊伊,到下午的时候,伊伊已经开始自觉地去卫生间大便,但小便却不行,不知为何,它就是不肯在卫生间拉尿,打了几次,还是不行,我想也不能太急,毕竟它才来家一天。按我的想法,伊伊到九江的家简直象解放,不用白天一直呆在笼里,一天中还多出了两顿饭。(家里按步就班吃三顿,我们吃不就代表着伊伊也跟着吃吗?)特别是中午一顿,平常我在单位,伊伊根本吃不着,可现在不同,在家里,还多出两个人喂它零食,伊伊激动得不时用两只爪子站在妈的腿边,或是爸的腿边。爸妈哪见过这阵式,立刻心软无比,特别是老爸,我训了又训,让老爸不要你吃一口,喂伊伊一口,最好是你先吃,吃完挑一点给伊伊,这样即卫生又安全还能控制进量。老爸不听,每次都是自己吃一口,看伊伊两爪搭在他腿上,两目期待地望着他,爸就马上温柔地问伊伊:你想吃什么呀?然后弄出点吃食放在手里喂它,伊伊吃完还要舔干净手掌,爸被它舔得发笑,然后在笑声中他老人家起身洗手,接着再吃再喂……我被气得两眼发直,高呼:吃一点就行了,它的主食是狗粮!老妈比较理智,喂伊伊很有分寸,但教育起它来总是力度不足。比如拉尿在饭厅地板上,就要用筷子打。老妈去只是抱着伊伊说:不许在这里拉尿,再拉,就打!那声音听起来象是教育我堂哥堂姐们两三岁的小孩子。以至于我忍无可忍,从老妈怀里抢过伊伊,抡起筷子,噼啪狠打几下。伊伊还是老样子,缩着头,蜷起身体,两眼泪水涟涟。爸妈在我教训伊伊的时候都没吭声,等我教育完,到客厅看电视时,听到老爸在那边饭厅对伊伊说:挨打了吧?下次要听话哦!打得疼不疼?给你吃个荔枝!我倒~~~~~~~搞得我在家象个黑脸包公。就这样,一天下来,伊伊的肚子撑得象个小皮球,大便四次,小便无数次。光饮料就喝了碳酸饮料、青山岭山楂汁、中老年牛奶、酒糟汤圆的汤,还有旺旺碎碎冰,牛奶冰,红豆冰……可恨的是,晚饭我吃密枣粽子,刚剥开粽叶,就听老爸说:你这就吃啊?我抬头问:是啊,就这样吃。你不给伊伊吃点?晕!为了防止伊伊长胖,我决定周日早晨对伊伊进行魔鬼体能训练。周日五点半,起床,忍着倦意洗脸梳头,换上老妈打太极的晨练服,跟着妈去三站路外的新公园早锻炼。当然还有赵伊伊同志。赵伊伊下楼,步入布满桅子花,石竹花,月季花等等花树葱笼的院子里,兴奋万分,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却是让它痛苦万分的体能训练,西西。拐到长虹大道的时候,拂面的晨风明显带着一股燥气,我忽然有点后悔,这么热,我这又是何必呢?路上的脏物还没有被清扫掉,我抱着伊伊往前走,这家伙抱在手里还真点死沉死沉的。好不容易到了公园,牵它进入,还没开始大展我对其进行体能训练的宏图,便有无数迎面而来的各色人等,惊诧于我牵着的这条小狗,老妈已经先于我们去她常去的那边草地打拳了。我的耳边充斥着“哇,这是什么狗?”“哦,这就是狐狸狗,你看多象狐狸!”“这小狗真小,好得人痛!”“这是不是狗?”“这狗怎么长得象猴子?”象猴子?我还第一次听说,我怎么看不出来?“这是狗还是猫啊?”啊,又变成了猫?“这狗长得好象兔子!”怎么又象了兔子,拜托,有兔子长得棕黄色的毛?好不容易走到了一条小路,忽从路旁蹿出一京叭,摇头晃脑地向俺们奔来。我拎起绳子,抱伊伊抱在怀里,不是怕伊伊害怕,是我老人家怕得很!京叭两眼流露欣喜之情,奔到我面前,看着我怀里的伊伊,居然它站了起来,两只大爪搭在了我的腿上。正在这时,它的主人唤它,哇,我总算得救。于是它又恋恋不舍地晃回路边去了。一路走,一路有人上来问,摸,象是看热闹。还有数条京叭,或是冲过来和伊伊对鼻子,或是理都不理昂然而去。还有一条流浪狗,非常脏,白色的毛贴在身上,很瘦。到了山角下,拉着伊伊从旁边一条小路开始登山。这条路人少些,问的人惊讶的人也会少些,伊伊刚才在经过老妈练功处时,在一使剑大妈的脚边,撅起屁股大了便。以至于我转头拉着它仓狂逃走。并且它还在屁股上沾了一小块。我到路边摘了一片大叶子给它擦干净。此狗一到外面,就不及在家里出息。爬山期间,还是有许多惊诧的目光,还有小孩子们追过来想抚摸,好不容易躲了过去,穿过竹林的甬道,忽从树林里又蹦出一只京叭,这只京叭可真是肥硕,我都被吓了一大跳。象一个大水桶横放在地上,脑袋象只小脸盆,走起来一滚一滚,头顶插了一朵大红的康乃馨。它的身体是伊伊的七八倍,它走过来的时候,它的主人跟在后面,问我牵的是条什么狗,并一再强调,他的狗绝不咬人。那只大胖狗过来后,对着伊伊的PP嗅了一会,然后就跑掉了。于是我又牵着伊伊继续前行,到了半山亭,找到在此锻炼的老爸,草丛里都是露水,伊伊往里一钻,毛湿了,我急忙带它出来,匆匆告别老爸。下山的时候,遇到一只小京叭,身量和伊伊差不多大,和伊伊互相嗅了嗅后,便摆出一付要打架的姿态。伊伊不理,跟着我下山去了,小京叭在后面跟着我们,直到它的主人叫它回去,它才又跑回了松树林。路上又遇到一黑白花色小京叭,伊伊上前和它打招呼,可人家目不斜视跟着主人脚步向前走去,伊伊落得好没面子。走着走着,伊伊落在我后面,我回头叫它快点,却看到一只硕大的棕黄色短毛大耳朵的猎狗,正在和伊伊互相嗅着,我差点被吓得晕倒,那猎狗大得象狼狗。我不顾会不会勒着伊伊,一下子把它从地上吊进我怀里。好在那狗也有主人,没有跟来。放它下地,没走几步,又遇到前儿遇到那只胖京叭,这次是它主人牵着它回家,看到伊伊又跑了过来,嗅了两下,伊伊被我抱起来,没想到这只胖京叭火了,朝着伊伊大叫起来。它的主人无奈,只好把它强制性地牵走了。唉,没办法,京叭就是善妒,对不是它主人抱着的狗也会生妒。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识货的。一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穿着耐克运动装,问我:这狗是什么品种?我说:博美。她点头:你这是纯种的吧,要四千块吧?我说是啊,三千。“我在北京工作的儿子,花了一千五买了一条博美给他奶奶,种不太纯,后来越长越大,我看你的狗就不象我家的那条,种肯定纯。”我又点头,心里充满了一种类似知遇之恩的感动。刚巧旁边一群锻炼完的中年妇女同志们听到了,一起惊呼。“这个女儿好舍得,花这么多钱买条小狗。”我对刚才那妇女说了一句“我这也是给我爸妈买的。”“在哪买的?”“广州,空运来的。”“哦。”回到老妈锻炼的那片草地,坐在树下等着打剑的老妈锻炼完。伊伊在草地上嗅来嗅去,两腿一蹲,小便。要不是我救得及时,那牵引带都要被搞脏了。一场剑打完,妈妈那些晨练的功友们围上来看新鲜,七嘴八舌地问着伊伊的情况,得知它的种类和价值后,纷纷表示,这狗即便是买得起,也养不起。和妈妈一起走出公园,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看表七点整,伊伊的舌头伸出老长,上坡的时候,妈妈把它放进背包,怕它累了,它刚来九江就让我带出来运动了一个多小时,还爬了山,老妈估计它的体力已经不支。回家后,给它擦洗一下,喂食,然后自己吃早饭。八点多,开始犯困,倒在客厅的沙发上。伊伊跟过来,卧在沙发旁的大理石地板上,风扇呼呼地吹着。我俩一起进入了梦乡。